首页 > 最美网评 > 正文

云岗:社会调查

社会调查

文云岗

一九七四年秋天,学校安排我们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到金光大队一个自然村搞“社会调查”。

其实这个消息半个月前我们已经知道了,是班主任侯老师在班会上神秘兮兮告诉我们的。当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。大伙儿兴奋异常,摩拳擦掌,狠不得马上就出发。至于“社会调查”是干什么的,没有人愿意去弄懂它,只要不在学校呆,按大伙儿的话说,“干什么都行。”回到家,我兴冲冲地给妈说了“社会调查”的事,不想妈却沉下了脸,说:“不去,不去,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日难,再说……”再说我们家还没有一条多余的被子。我便有点犹豫,因为侯老师说过,如果谁有困难,也可以请假不去。但饭时当妈端上玉米面馍时,我的决心又下定了。听说“社会调查”的地方是全公社搞得最好的生产队,全队人不吃杂粮尽吃麦面,只这一点我也要去“社会调查”。至于妈呢,随便找条理由就能打发她。

这一天终于盼来了。下午,激动了一天,准备了一天的我们,一个个戴着红领巾,背着铺盖卷早早来到了学校,只盼着快点出发。终于出发了,大伙儿一个个都拿出了精气神,很有点意气风发,斗志昂扬的气概。赵民个高,出发前侯老师郑重其事地把红旗交给了他,他很高兴,这时候把红旗挺得笔直,目不斜视地走在队伍前边;班长顺来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把哨子,噙在嘴里鼓着腮帮子吹,大伙儿便不顾背上的压迫,极力昂首阔步随着哨声“一二一、一二一”地走。街上的人都好奇地看我们,一个老头不解地问旁边人:“是不是又要搞串联了?”但回答他的是和他同样不解的眼神。我们走得越发带劲了。但刚一出村,气喘吁吁地我们便挺不下去了,顺来不再吹哨子,赵民也把红旗扛到了肩膀上,队伍拖沓着有点乱。但却没有人批评我们,因为大伙儿心里明白,背着行李昂首阔步走十里路显然是不现实的,何况到达目的地时说不定有人敲锣打鼓欢迎我们呢,无论如何要给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积攒点力量。

天擦黑时,我们来到了“社会调查”的目的地――李庄村,可欢迎的场面却大出我们的意料。迎接我们的只有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人,衣着既脏又破,自称是队长。一进村,他即握着侯老师的手说:“欢迎,欢迎,欢迎广大师生来我们村做社会调查。”村子里冷静静的,只有几个老头蹲在自家门口吧哒吧哒地吸旱烟锅,一个个目光呆滞,没有一丝欢迎的意思。多亏一群脏兮兮的娃娃在我们身旁跑前跑后,多少增加了点气氛。大伙儿张扬了半月的兴奋一下子降到了临界点,有几个人再也走不动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??∶?、金玲几个女同学大口大口喘着气,脸煞白。

李庄村没有公房,大伙儿一个个被安排到了农户家,就连地主郑增寿家也住了几个人。我和顺来、赵民、羊娃分到了“大胜妈家”。这是一个只有四间房的院子。房子按照渭北人的习惯盖在一边,相对的是一片白光光的空地。一踏进院子,身着打着补丁的对襟兰衫子的中年妇女从房子里走了出来,后边紧跟着两男一女三个穿着破烂的孩子,和一条大黄狗。带我们进门的队长把我们交给中年妇女――大胜妈,就急匆匆地走了。大胜妈将我们引到房子里,说:“房子小,你们就凑合着住吧。”房子的确有点小,但打扫的很干净。我们早已累了,也顾不了许多,便打开铺盖往炕上铺。我没有带被子,妈只给我带了条褥子,赵民带了床被子却没有带褥子,我俩便合铺睡。羊娃妈是公社供销社的营业员,家里日子还过得去,平时她也最疼羊娃,这次本不想让他来,可羊娃执意要来,她只得把一切收拾好让他来,临走时还千叮咛万嘱咐羊娃,不要和其他人一块睡,害怕别人给她儿子惹上虱子,羊娃自然一个人舒舒服服地睡。顺来也只带了床被子,却没有人和他合铺,他只得将被子既作被子又作褥子的睡。

铺好炕,大家方觉有点饿,这时,大胜妈端了一大碗热腾腾的红苕走了进来,说:“家里今天没馍了,先吃点红苕垫垫。”说着把红苕放在炕沿上低着头走了出去。大伙愣了一下,但终拗不过饥,便抓起红苕胡乱吃了一气。只是好过了大黄狗,大半红苕几乎让它吃了。钻进被窝,虽然累,但由于第一次离家,大伙都兴奋得睡不着,便小声谈论着下午出校、进村时的各种见闻。半夜时分刚准备入睡,不知谁先放了一个长而又响的屁,紧接着或闷或响的屁接二连三在炕上响起。大伙憋着嗓子吃吃地笑,越发睡不着了。赵民说:“真倒霉,原想说来这里美美咥几顿好饭,谁想第一顿就吃红苕,害得咱们不停地放屁。”羊娃却说:“我看红苕好吃,我们家想吃还得拿钱买。只要不在学校、家里呆,吃啥我都乐意。”顺来是班长,思想自然先进。他用教训的口吻说:“别发牢骚了,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吃好饭,贪玩,是来做社会调查!”其实,顺来也爱吃好饭。他家比我们几个都穷,平时连玉麦面馍都很难吃上。有一次,他大去拉炭,他妈蒸了几个玉麦面馍,他便偷了一个,揣在兜里一点一点掰着往嘴里送,偶尔掉一粒馍渣,他也捡起来吃掉。后来他大在大队忆苦思甜会上说了这件事,还流了眼泪,只不过安在了旧社会身上。我猜顺来来这里,也是为了混几顿好饭,但他是班长,不愿表露而已。羊娃嘟嘟囔囔说:“社会调查究竟是干什么呀?”这可把我们问住了,说实话,截至目前谁也不知道社会调查是干什么。

第二天天麻麻明,村里的大喇叭就唤醒了我们。大伙急急忙忙穿上衣服,赶忙往集合点上跑。出门时,我看见房东伙房的灯亮着。跑在后面的赵民赶上了我,兴奋地说:“知道吗?大胜妈蒸白馍呢!”我不信,赵民急了,赌咒发誓地说:“真的,我在伙房门口偷的看了。”我跑步的劲头立即增加了许多。到了集合点,校长和老师们已经到了。顺来和另外三个班长各自整理好队伍后,校长便清了清嗓子说:“同学们,今天是我们参加社会调查的第一课――拔谷子……”大伙儿一听,你看我,我瞪你,丈二和尚摸不见了头脑。校长又强调了几点纪律,便要求我们各自回房东家拿馍,“吃不饱肚子就搞不好社会调查嘛”。尽管我对拔谷子的社会调查不甚明了,但赵民的话深深地吸引着我,散队后,我们几个便急急忙忙往房东家跑去。进了门,馍已经蒸好,果然是热气腾腾的白馍。我兴奋异常,一把抓了两个,便吃便往外走,可馍进嘴后,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白馍,而是用白玉麦面蒸的馍。我感到又一次上了当。我有点恼怒,胡乱咬了几口,顺手把剩下的馍扔到院子的玉麦秆后边。我看见赵民、羊娃也把手里的馍扔到了人难以找见的地方。

谷子地广阔的似乎无边无沿,谷子也长得欣欣向荣,谷穗正如我们在作文中写的“似狼尾巴,沉沉欲坠”。一阵秋风拂过,谷子地发出萧萧飒飒的响声,仿佛呼唤我们赶快收割丰收的果实。太阳已经从东方冉冉升起,洒下的光将谷子地笼罩成一片金黄,谷子和野草上的露珠也被照射得晶莹剔途。一踏进谷子地,露水便扑打在我们的鞋上、裤子上。尽管我们谁也不爱干活,但谁也不会说出自己不爱干活,何况侯老师说干完活后,还要评劳动模范呢!于是我们顾不得露水,顾不得劳苦,一个个扑到了谷子地里,争先恐后地和粗壮的谷秆作起了斗争。但我们毕竟只是“公社的小社员”,还没有那么多的力气和耐心为公社做贡献,拔了几绺谷子后,有的人手磨出了泡,有的腰疼得直不起来,有的气喘得像拉风箱,于是一个个便一屁股坐在了谷子地里。侯老师也理解似的,没有批评我们。大伙儿耷拉着头坐在地上,一付垂头丧气的神态,不知谁感叹了一句:“这就是社会调查呀!”大伙儿似有所悟,但脸上却是一付无奈的表情,有几个女孩子似乎要哭。有人交流起了昨晚进村后的事,一下子勾起了大家的兴趣,大伙纷纷说起了自己房东招呼自己的事。经大伙一说,我的心理平衡了,原来大伙昨晚吃的都是红苕呀!住在地主郑增寿家,外号“刘少奇”的晓荣说:“还以为地主虐待我们红小兵呢,原来大伙和我们吃的都一样,看来这个村不是宣传的那样!”大伙儿都吐了吐舌头。休息了一会儿,侯老师便吆喝我们继续拔谷子。这一次大伙不再豁出命的干了,而是像真正的公社社员那样,悠悠地拔。这样累不是怎么累了,但饥饿却袭向了我们,到后来,我已经头昏眼花了,似乎明白了校长的话,“吃不饱肚子就搞不好社会调查嘛!”我有点后悔自己早晨的行为了,我多么盼望扔掉的玉麦面馍此时此刻能回到我的手中。

 

 

终于盼到了收工,我们有气无力却又极力急匆匆地赶回了村子。一进门,只见饭菜已经端上了桌。饭菜很简单,一碟红辣子,一碟凉拌甘蓝,一碟炒葱花,一碟盐,一盘白玉麦面馍,每人一碗小米稀饭。但我们已顾不了许多,饿狼似的抓一个馍就往嘴里填。一个馍下肚后,我这才发现大胜妈家的三个孩子手里拿着红苕,正眼巴巴地瞅着我们狼吞虎咽。我似有所悟,不好意思地招呼他们说:“过来呀,咱们一块吃。”三个孩子没有过来,大胜妈却从伙房急忙忙走出来,说:“你们吃,你们吃,他们已经吃过了。”我不知说什么好。其实我们家和大胜妈家一样,每次给工作组或者老师管饭时,妈总会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招待客人,但由于数量有限,除父亲陪客人上桌吃饭时能尝一点外,我们几个孩子只能在一边偷看了。现在我们享受的正是尊贵客人的待遇呀!我诚惶诚恐,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。我默默地吃完了第二个馍,没让一粒馍渣掉在地上。直到这时,我才注意到没有人陪我们吃饭,而大胜大也一直没有出现,多少年过去了,这个谜我一直没有破解。

下午继续拔谷子。收工时,评选出了劳动模范,顺来自然又一次当选了,我又一次落选了。我有点懊恼,因为我干活很卖命的,并不比顺来差。但回去看到大胜妈给我们擀的白面面条后,我的怨怒便消失得无踪无影。但我又看到了那三个孩子馋喘欲滴的神态,我嘴里一点滋味也没有。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那几天年龄尚小的我烦躁异常。忽然,村里的大喇叭又响了,只听队长在喇叭里喊道:“学生和社员请注意,晚饭后到打麦场开批斗会,晚饭后到打麦场开批斗会!”一听说开批斗会,我们一下子来了精神,急忙放下饭碗,向打麦场跑去。

打麦场已经来了很多人,但主要是参加“社会调查”的学生。队长两手叉腰站在谷子堆上,一付凛然的神态,和欢迎我们时的形象判若两人。他旁边站着一个衣衫褴缕的瘦子,大概是批斗对象。按理他的头应该低着,但不知怎么着,却歪到了右肩上。一看人来得差不多了,队长右手一挥,说:“秋收大忙季节,广大贫下中农起早贪黑,狠不得一夜打下粮食支援亚非拉,可这个歪头××又一次偷着去吹龟子,搞封资修,这是阶级斗争在我队的新动向!”歪头××竟然翻了队长一眼,小声嘟囔道:“我也是贫农。”说着向大伙做了一个鬼脸。队长一听怒不可遏,冲上前抓住他的脖子使劲往下一按,说:“你给我放老实点!”歪头××雌牙咧嘴地唏嘘起来。我忽然觉得这一切好没意思。后来我把这一情节写进了短篇小说《哦,拾麦队》中。

按照安排,接下来是学校文艺宣传队向贫下中农汇报演出,顺来、俊梅和变玲演一折《龙江颂》,金玲、爱玲模仿动画人物演一段《草原英雄小姐妹》……这些节目我们也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,自然提不起一点兴趣,甚至有点反感。特别是金玲和爱玲,好端端一个小姑娘,却要怪模怪样地撂着腿走路,人变丑了不说,最关键的是让人怎么也体会不到英雄的滋味。于是赵民联络到“刘少奇”,说是要带我和羊娃去看地主郑增寿。我一下子来了兴趣,因为我们村没有地主,多少次我都想看看现实中的地主是什么样,尽管那时候一提起地主我就不寒而栗。我们偷偷溜出了打麦场,在“刘少奇”的带领下,向地主家走去――地主是不能看演出的,这时候肯定在家里。到了地主家门口,只见一个衣着破烂的老头耷拉着头坐在门前的石头上,“刘少奇”拉了拉我的衣服,悄悄告诉我,这就是地主郑增寿。我一看竟然一下子失望透顶,差点喊出了声:原来这就是地主呀!咋看咋都像老贫农嘛!在我的印象中,黄世仁、南霸天、胡汉三、刘文彩那才算地主,现在坐在石头上的这个老头哪里配!正懊恼间,门“咯吱”一声开了,一个老婆婆走了出来,一见我们,她脸上堆满了笑,说:“你们来了?快回家吃红苕。”我们赶紧一溜烟跑了。

在第三天的忆苦思甜会上,我又见到了地主郑增寿。他低着头站在主席台前,一付无精打采的神态,我越发觉得他不像个地主。后来我打听到,郑增寿本来就不是个地主,按现在的观点看,他只不过是一个埋头过日子的农民而已。由于起早贪黑,精打细算,解放前他竟然积攒下了几十亩地,解放后就给他定了一个上中农,后来由于斗争形势的需要,才把他重新划成地主揪了出来。忆苦思甜报告仍然是队长做,但他说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我一直盯着郑增寿看,我感觉到他有点摇晃,似乎站不稳要倒下去,说实话,我几乎有点同情这个老地主了。忽然,队长的声音有点哽咽,我转过头一看,只见队长正在使劲地挤眼睛,然后又用衣袖擦了擦眼睛,但我分明看见队长擦眼睛时偷偷地瞄了我们一眼。这时候,顺来举起拳头,大声喊道:“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泪仇!”大伙儿便跟着喊:“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泪仇!”刚喊完,又有人喊道:“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!”大伙儿便又接着喊:“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!”这场面我见得多了,但这次我只举了拳头,竟没有喊。

……

“社会调查”终于结束了,回家后,我向妈说了我见到的一切,可妈却淡淡地说:“今后再不要参加这些没意思的活动了。”

上学后,学校按一天一斤半小麦收参加“社会调查”的伙食费,说是要补偿给给学生管饭的人家?;丶腋枰凰?,妈却宁肯给玉麦而不给小麦,这可让我犯了难,但我又想到了大胜妈和她的三个孩子,想到了歪头××,想到了地主郑增寿……于是我在家里偷了一书包小麦交给了侯老师。

多少年过去了,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一次“社会调查”,尽管那时候我一点也不知道“社会调查”是干什么,当时我们也的确没有调查什么。

(2006.9.11于铜川新区)

图片来自网络

作者往期文字回放

1.云岗|故乡羊肉泡

2.云岗紫阳

3.云岗豆腐

4.云岗永恒的秦腔

5.云岗红苕

6.云岗|故土风味

7.云岗|故乡羊肉泡

8.云岗 父亲在喝水

9.云岗陈忠实——一个无私善良的长者

 

 

作者简介

唐云岗,笔名云岗。鲁迅文学院陕西中青年作家研修班结业。陕西百名优秀中青年作家艺术家入选人才。陕西文学研究所重点研究作家。中短篇小说、散文见于《小说月报·原创版》《天津文学》《边疆文学》《延河》《延安文学》《中国文化报》《陕西日报》《深圳商报》等杂志报刊。出版中短篇小说集《永远的家事》《罕井》,散文集《苜?!返?。长篇小说《城市在远方》获全国梁斌小说奖长篇小说一等奖,第三届柳青文学奖,北方十三省市文艺图书奖。散文《回家》获全国孙犁散文奖三等奖。短篇小说《罕井》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。

本期责编:夏菡

声明:
   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最美张家口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最美张家口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最美张家口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若需转载本网稿件,请致电:010-84639548。
   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最美张家口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直接点击《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》表格填写修改内容(所有选项均为必填),然后发邮件至########,以便本网尽快处理。
相关推荐

500万彩票